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6|回复: 11

[耳机] 一个DIY爱好者与一个音响发烧友的对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9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zchen1 于 2019-7-11 18:35 编辑

事情的起因是我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发帖提到,我用已经绝版的Shinkoh电阻制作了一台最新的豪华版Krell KSA5线路耳放。这个耳放在用料方面差不多做到了极致,除了标准的豪华版所用的Aduio Note 快晴电解电容,日本Takman电阻等极品用料之外,更是用上了售价达50美元一对的全新孪生场效应管、WBT纯银RCA插座以及绝版的Shinkoh钽电阻,一个台湾的发烧友(Jason),看到了这个消息,表示想要定做一台这样的耳放,因为他也姓陈,我觉得很有缘,就毫不犹豫地同意把那台耳放转让给了他,他非常高兴,不但自己听,而且还在一个私人聚会上把耳放给他的几个朋友听,这还不算,他还把他自己的听感,还有包括他的几个朋友的听感和建议非常详细地反馈给我,让我受益匪浅。所以我在此要特别感谢Jason,还有他的朋友们,他和他的朋友们的听感,不但包含了对我的耳放的评价,也涉及了很多音响发烧方面的知识、经验和理念,对我帮助很多,我觉得对广大发烧友应该也有启发,所以特此发帖以飨大家。因为,他的几位朋友的评价也是通过他用微信对话的方法反馈给我的,所以,下面,我就用对话的形式向大家介绍我们之间的交流。
6月10日,星期一
WZCHEN: Jason,您好,耳放听得怎么样?推HD800S满意吗?推TH900有噪音吗?如果有任何的问题和建议可以咨询我,我也可以做进一步的改进,谢谢!
Jason: 真不好意思,因为这几天比较忙,一般来讲礼拜一最忙,我到明天收完工之后,周三开始,我有一个礼拜清闲的时间,因为比较忙,机器还一直放着,还没有开始听,只是热了一下,检查机器状态,目前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礼拜,星期五的时候,我们有几个朋友会在一起,去欣赏这部机器,当然,礼拜三和礼拜四是属于我个人的时间,下礼拜会给您做个报告。我们认为KSA5这个电路,其实DIY产品在全世界有不少,但有个地方一般来讲很难突破。
所以想跟您请教一个问题,您在调静态电流的时候,您感受到的声音变化大概是什么样的走向。我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KSA5这个线路是一个电流镜串联双差动主放大形式,这种设计有一个好处,就是转换速率非常高,功率输送速度非常快,这类电路,推高低阻抗都不错,但一般都有一个情况,就是大家在DIY做这个耳放的时候,声音有压缩的情况,尤其是中低频,但我们看你的用料,感觉您在这方面去做了一些琢磨,我们也准备了两套方案,第一个是中低频很饱满的一些线,另外也准备了一些中性线去做验证。
KSA5这个电路,一般认为推低阻抗耳机比较好,其实在日本有很多的这样的作品,推低阻抗耳机的评价非常好,这次看到您的用料,让我们非常惊讶,按过去的经验,KSA5线路如果用东京光音做音控的话,效果不会太好,东京光音电位器,只要你用它,贵气立马出来,但通常会压缩动态,这次您用了丹麦的DACT,我们认为您抓对了方子。
我们当初在看中国立体声校长的文章时,其实大家也在琢磨,就是在琢磨这个写手的个性,来做判断,当时看他对您的耳放评论说,硬素质都非常好,但是没有个性,我们在想是不是因为中低频的问题呢,我们发觉您这次在用功率晶体和电容方面都在努力改善中低频的压缩这个问题,我不晓得您是否有发现KSA5这个电路的天性,我想代表我的朋友,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就是您在调整静态电流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声音的变化。最后,我们对这个星期五的比较非常期待。而且我们在看您过去的文章的时候,非常欣赏您对音乐性上面的理解,我们觉得作者的个性通常会影响他的作品,还有一个就是不知道您的作品未来商品化的进程如何,我们有兴趣知道,我们很高兴认识您,我们一定会跟您分享我们的听感,未来也有很多事情要向您求教。
我想代表一个朋友向您请教一件事,我朋友有一台瑞士的天琴解码器,他想做个实验,想借用您的耳朵,给我们Modify,大家觉得您对零件的理解,比我们高太多了,我们有一些旧的解码器,想请您给我们Modify,不晓得您有没有空。
WZCHEN: Jason,您好,谢谢您的赞誉,其实就是我各种元器件试用经验比较多一点而已,关于静态电流,按KSA5的线路和用料,调的大一点没有问题,调的大一点,能保证推低阻抗耳机也完全处于纯甲类状态,声音也会比较醇厚和润泽一些,但因为受散热器大小的影响,不能调的太大,否则耳放会严重发烫,我一般调在每管40-50毫安之间,如果调的小一点,例如20毫安,其实听感上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再小的话,有可能会产生交越失真。
Krell的KSA5耳放线路虽然很优秀,但也不是完美的,例如,输入端并联的电容为220PF,我觉得有点大,它使得耳放的高端截至频率只有15千赫多一点,高音的延伸不够好,所以,我一般会用小一点电容,另外,KSA5采用稳压电源的形式,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影响放大器的速度的,所以我用Audio Note快晴这样速度极快的电容去弥补,另外,动态压缩和电源的供应不足也有关系,我采用功率更大的电源变压器和电流比输出功率管大一倍的管子做电源调整管来扩展耳放的动态。所以,我做的KSA5,它的声音是非常平衡的,也没有发现有动态压缩问题,事实上,它的低音下潜很深,量感也不错。速度也非常快,可以用动态凌厉来形容。
关于这个耳放的推广,第一步我想重新设计印刷线路板和机箱,准备用更大的散热器和更好的线路板以及稍大一些的机箱,不过,由于我还在上班,所以进展会比较慢一点,另外,在用料的选择和声音的提升方面还会继续研究和试验。
您的朋友想让我给他的解码器磨机的事,我是很乐意的,不顾我现在在上海的时间不多,估计一下子难以完全任务,可能明年会比较空闲一些。
6月13日,星期四
WZCHEN: Jason,您好,有机会的话,请务必试一下用这台耳放推HD650或600,也能获得非常透明的声音和比较宽阔的音场,是我非常喜欢的组合之一。另外,请问您平时用什么做音源?周边线材是什么样的?
Jason: 陈先生,您好,那个HD650我也有,不过,我先报告一下,昨天晚上刚好有朋友来访,我们从昨晚九点多听到大概凌晨两点多,我一个台湾的朋友刚好也过来,是音响媒体的一个主要编辑,我们暂且叫他L先生吧,他自己就是一个DIY爱好者,所以基本上他是以技术派为导向的一个编辑,对一些音响的技术细节比较内行。
我先介绍一下我们昨天晚上使用的机子,第一个就是我自己的音源,因为我是一个喜欢探讨音源的人,我的CD机是挺多的,不过,这两天,美国的艺雅(AYRE)C5Xe这台可以播放SACD的机器用的比较多,另外还有瑞士的天琴(Orpheus)Zero 转盘和DAC1解码器,还有一部校长也喜欢用的品牌就是索尼,不过我的索尼是XA5ES,有用作单机,或者接天琴解码器,另外还有一部瑞士高文的解码器。
具体的搭配大致如下:
听古典音乐的组合
Orpheus Zero转盘(Tiglon A10)>Stealth V16 AES>Orpheus DAC1(瑞士高文Goldmund)>VDH Mountain 或Swisscable Reference Plus>豪华版KSA5
听人声爵士乐的组合
Ayer C5Xe(Cardas Clear M)>Swisscable Reference>豪华版KSA5
耳机为HD800S、TH900mk2、HD650和Grado RS1i

瑞士天琴转盘

瑞士天琴转盘

美国艺雅SACD机

美国艺雅SACD机

瑞士天琴解码器

瑞士天琴解码器

豪华版KSA5

豪华版KSA5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zchen1 于 2019-7-10 13:16 编辑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zchen1 于 2019-7-15 16:12 编辑

先谈一下L先生的看法,他第一句话就是,这是一个录音师非常喜欢的机子,因为,在精准上面,做得非常好,他说应该是他听过的耳放,或者类比放大器当中,在精准这个角度讲非常顶级的,真的做得非常好,本身L先生是Pass 线路的崇拜者,他当初在台湾享誉论坛的是用一个小如便当盒的扩大器推动了很难推的丹拿特别版一号,所以算是一战成名了。
先谈一下,我们为什么说是高级录音师都会选用的,因为第一个,它的真的非常精确,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最难表现的鼓,还有包括一些低音Bass,这两个地方都可以非常清楚地听到它,不论是在细节,还有包括颗粒感上面的掌握,可以说是很准确的一个节拍器那样的概念。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它非常适合我推TH900,今天下午我主听的大部分都是古典音乐,我觉得在小提琴和钢琴上面,都是挺好的表现,透明感足够,但又不会感觉太强烈。在HD800S和TH900两个比较之下,我很喜欢TH900和它的搭配,我听过TH900耳机原厂出的耳放,它那套耳放不便宜,30万台币,不过,我更喜欢900在您的耳放下的表现。真的非常好。

6月14日,星期五
Jason: 我先和陈先生聊一个问题,我之前不是很喜欢HD800,很重要的原因,第一,我没有找到一台很好的耳放。第二,我对于HD800这种环形振膜的设计,类似那种压缩号角式高音不是很喜欢,我觉得这种设计,好处是高音很厉害,速度很快,但是我觉得是一个极难控制的一种设计方案,在我听来,音场虽然很宽,但在中频部分,控制力似乎并不是很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次,我觉得HD800的整个布局,虽然在框架感上很不错,整个形态感也摆得很端正,但听起来就我个人而言觉得太端正了,因为,我听爵士比较多,只是在近两三年来才开始听古典,所以,对它不是很喜欢,其实说白了,就是没有什么血肉的感觉。
我再谈一下我今天听HD800的情况,这副HD800是L先生放在我这里的,我刚才足足听了大概三张唱片,如果问我您的耳放推HD800时的印象,我觉得最深刻的地方反而是人声的部分,很容易让人注意到的一个特点,就是咬字上面做的非常细腻,然后不会像一般其它的耳放那样做作,我很讨厌一些中频,弄得跟耳鼻喉医生检查一样,听得非常精细,好像在做检查喉咙,我觉得您做的非常好。您让歌手那种咬字想要表达的表情,做的非常好,这一点很容易被注意到,另外一个非常棒的地方,就是我觉得您对高音的控制方面应该是下过功夫的,所以,那个原先的平衡感虽然还在,但是我觉得您把他的框架感打破了,给人很鲜明的感觉。不过,我个人在听HD800的时候,还是难以感受现场的那种洒脱感,尤其是比较泼辣一点的音乐。这点,我在HD800上面觉得难以得到。但有一个地方,就是我一直觉得耳机难以表现,也是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爵士乐里面小号还有铜管,是非常难以表现的,特别是小号,在这一方面,我觉得您的耳放在吹口部分不会让人家感觉太过于口水四溢,然后反而在整个乐器的质感方面表现得非常好。我个人比较喜欢低阻抗耳机,一般低阻抗和高阻抗耳机的区别是蛮大的,今天我在听的时候感觉有一个意外,就是Grado的GS2000E,是朋友放在我这边的,我觉得表现的非常好,您的耳放,我感觉比较不太合适RS1i,因为它本身需要一些很宽松,速度比较慢一些的耳放,但我在听GS2000E的时候,我觉得那种活生感,鲜活的感觉,以及洒脱感,在爵士乐上面表现得比HD800更好。最后我再谈一下TH900,因为我听TH900大概有三年多的时间吧,所以,我对它的特性,我是自信的,它本身是Teslar的设计,所以它的速度和密度都是很不错的,所以要在这个地方去增加,我觉得比较难,但您的耳放在TH900里面增加的活生感和鲜活感,我觉得是我听过的耳放里最好的。
一般,比如说Luxman P750,它推TH900,大家觉得表现的不错,我觉得细腻感这些是他们的拿手部分,不过,在湿润度和厚度上面,我觉得您有非常独特的见解,但是我有个疑惑,为什么您的这部耳放高低阻抗的耳机表现得都不错呢?一般来讲,别人为什么都比较难做到的原因是什么,想跟您请教一下。
另外,在高低阻抗耳机切换的过程中,有一个地方也令人印象深刻,就是纵深感部分,包括爵士乐的分离部分、层次感表现的非常不错,我比较敢讲的是爵士乐部分,古典的话,我可能还需要多一点时间,因为我收集的乐曲也没有那么多,如果是古典的话,我觉得钢琴部分我比较能注意到,因为我平时听钢琴比较多,爵士乐里钢琴表演也挺多的,我很喜欢您的耳放在高音上面的表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光泽感不会太闪亮,把握的很棒。
我做一个基本的结论,就我个人而言,因为我是学鼓的,我对它鼓声的表现,以及包括教学式的概念来讲,我觉得它是一部非常棒的机子,以第一听感的话,在日本的力士P750和您的耳放之间,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您的耳放,因为在硬素质上面比P750高太多了。我有一个日本的朋友,我把你机器的内部照片发给他后,他表示很震惊,说用这么好的材料,真是疯了。
突然想起来,L先生想要向您请教一个问题,他判断您使用的焊锡应该是德国的,而且是含铅的那种比较老式焊锡,他想和您确定一下,他在台湾找这个焊锡找了很久了,没有找到。
6月15日,星期六
WZCHEN: Jason,您好,谢谢您的信息,先回答您关于焊锡的问题,您的朋友猜测的对的,我用的是德国的WBT含银含铅焊锡,无铅焊锡我也用过,既不好用,声音也不好,所以我称之为环保的代价,WBT含银含铅焊锡在淘宝上是可以买到的。
一般认为能同时推好高低阻抗耳机的耳放是不存在的,包括耳机俱乐部的一些资深发烧友也有这种观点,很久以前我就和他们讨论过,我认为做一台高低阻抗通吃的耳放其实是可以的,但成本会比较高,高阻抗耳机需要高电压,低阻抗耳机需要大电流,如果想要同时推好高低阻抗耳机,耳放的工作电压必须足够高,电流也必须足够大,这样耳放的电源变压器、功率放大部分元器件的耐压的功率都必须足够大,其实就相当于制作一台后级了,但功率一大,通常声音的透明度、细腻度等就达不到推耳机的要求了,用普通的纯后级推耳机效果并不好就是这个道理,只有把耳放的功率做的足够大,同时在耳放声音的透明度、细腻度等方面也做得非常出色,才能满足高低阻抗耳机通吃的要求,这势必要求大量使用昂贵的Hi End元器件才能实现,代价是非常昂贵的,调音的难度也不小。
Jason: 陈先生您好,谢谢您的及时回答,我现在正在和朋友听您的耳放,之前和您谈到过的一位国外的朋友,他也是做耳放,还有扩大机部分。他刚才听了将近半小时左右,然后说了一句话,真是了不起的作品,然后问可不可以让他看您耳放的内部结构。所以,我想征求您的意见。另外,他想让我问你,平时做机器的时候,您都使用那些仪器,因为,他听的时候,觉得准确性非常好,应该不是纯粹用耳朵去调整的。
WZCHEN:Jason, 您好,没有问题,可以打开机器让您的朋友看,我的调音其实以耳朵为主,比较好的仪器就是一个日本产的高级数字万用表,测电阻和电压等非常精准,也可以测电容容量等,因为平时听现场音乐会比较多,特别是那种不插电的小型音乐会,如钢琴独奏、小型室内乐,歌剧选段等,所以我对人声以及各种乐器的真实质感可能比较敏感,所以,我一直强调器材重放要尽量没有电声味。事实上,到Hi End这个级别,仪器已基本上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可能耳朵反而更可靠。
6月19日,星期三
WZCHEN: Jason, 您好,我已从澳洲回到上海,耳放听得怎么样?有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我可以做进一步的改进。
Jason: 欢迎回到中国!先听听看我的爵士鼓,欣赏一下吧,A段与B段只有一个地方不同,使用的鼓棒大小不一样,我也学一下中国立体声,让你猜一猜,鼓棒的材质是一样的,但是直径大小有点不同,使用录音笔直接收录,没有做任何处理。
有关您的耳放,这个礼拜六礼拜天,我们过得非常的愉快,那完全是因为您的耳放的关系,我们每天晚上窝在一起讨论您的耳放。
在谈耳放之前,我先谈一点我个人的东西,我虽然听音响20多年,但事实上换机不多,我的启蒙是美国的TPL的25瓦单声道,844管的后级,加上朋友帮我做的无源前级,还有英国的Monitor 1。再后来,就是朋友帮我做了一台Nelson Pass的A40后级。那时候我使用的喇叭箱是美国的奥高Sear的喇叭,再后来换过一套马兰士的器材,是朋友送的。再后来,大概十年来我几乎全部使用美国艺雅的机子,包括CD机和功放,我个人挺喜欢它的声音,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负担,动态不是很大,再加上B&W的喇叭,我挺喜欢这种监听型的,带点美声的概念,而且,我在选择东西的时候,有一个个人比较古怪的想法,就是非常希望去认同这个设计师本身的个性(Personality),这个地方我挺注重的,Charles Hansen(查理•汉森)我见过面,我个人非常敬佩他。
因为我的专业是市场营销,对于电子的相关东西,虽然我有很多音响方面的好朋友,甚至我最好的朋友,他们都从事与音响相关的行业,但我尽量不让自己去了解太多硬件上的东西,我是比较结果论的,所以在台湾的音响杂志上面,我也只是负责撰写一些爵士乐方面的乐评。所以,基本上我对线路了解不多,但25年来,每天被他们催眠,然后就样样都知道一点,但都不精,所以下面的一些地方需要靠您自己去理解,因为你们是专业的,应该都有通的。
我想分三大部分和您聊您的耳放
在这次的试听活动中,有一些国际的专业人士,例如之前和您提到过的日本的B先生,他也是做耳放和功放的,是一位DIY达人,还有一位欧洲的H先生,他是我们的好朋友,他在设计音频晶片上面比较有名,
下面我替他们向你问一些问题
首先是B先生的提问
在日本的DIY界,以前对Krell KSA5的电路也有一些评论,说KSA5的电源供应是采用传统的稳压方式,但是从您的角度是否觉得这样设计反而限制了它的性能,实际也会影响到它的速度。因为我曾经和他提到,您有可能会自己设计机箱和线路板,是不是您在这方面有所发现,那么您的修改是否朝向把这个电源供应考虑进去,他很想知道。
其实在看到您的耳放的内部结构的时候,他首先说,这个环形变压器选的很高明,价格也不会太贵,抗干扰能力强,速度又很快,所以,他觉得有点对症下药的味道。
另外,他想向你请教,他发现你使用的电阻并非全部都是一个品牌,您对电阻的选择,纯粹是调音需要吗?还是因为手上的零件组合和数量的问题,还有,他特别告诉我,您选用的这个电阻真的很好,重点是在一件事,厂家是用做半导体的概念去做这个电阻的。
第三,他感觉您有点在避免使用单晶铜线和镀银线,不过,他说,您在屏蔽上面下了很大功夫选线,他自己有使用镀银线,他想请教您,不用镀银线的理由是什么。
第四个问题是我提出来的,在我和他讨论声音的时候,他问我的感觉如何,我说,都蛮好的,但是有一个地方,我不太明白,就是说,解析非常好,但解析好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这个空间感觉的边界反而没有了。我先解释一下我的听感,我觉得基本上声场的宽度和纵深这些东西都非常好,但因为有牵涉到耳机的关系,我想请教一下,其实舞台什么我都觉得非常好,就是说声场的纵深感非常不错,但一般我们听耳机或者音箱的时候,你会感觉空间反射回来的声音,这个几乎好像感觉是在一个全吸音的环境,乐器本身的声音质感都是很好的,但是我摸不到那个边界。他说,会有这种情况,有几个可能,基本上就是有关负回授方面的东西,一般而言,如果越是接近零负回授,他告诉我,会呈现一种伞形音场,反之就是圆形音场,他说,其实线路上面的决定性很大,零件能够操控的东西并不太多。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zchen1 于 2019-7-15 16:08 编辑

Jason: 以上是想跟陈先生请教的问题,请您不吝赐教,因为时间有点晚,我今天先做个总结,其实以前我对音响关注的重点是让我能听到很好的音乐就够了,但是这一次因为您的耳放,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它是一种非常有质量,不但是音响,还有包括很多声音是我以前从来听到过的,尤其在耳机里面。有个地方让我觉得非常吊诡的地方,一般日本的耳机,包括TH900、他们在高频的细腻度,还有解析度,我相信都已经飞非常有可碑,但日本做耳机有个习惯,从过去到现在,不管是Denon还是Audio Technical,他们会牺牲中频和高频这个地方的厚度,去换取它的细腻度和细节,我曾经问过L先生,这个两个地方很难两全吗?他说,不是不行,非常难。但是在这个地方,我非常佩服您的就是,其实我上次也提过,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TH900是我非常熟悉的耳机,听别人任何东西,我几乎听任何东西都带着它,以前我听到的是补中高频的厚度之后,它会丧失掉细腻感和高频的细节,其实不是减少一点,几乎都滚降掉了,但是,在您的耳放上,我觉得达到了两全的境界,这点我有点不解。
L先生告诉我,从KSA5的构架看,其实更适合低阻耳机,他在猜您是不是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您在高电流这个情况之下,高电压部分得到加强,所以才做到高低阻抗都不错的情况,我想问的是,如果把静态电流调上去,声音的厚润感、厚度都会变得更好,但是那个高频会损失一些吗?当然,并不代表我要这么做,我很喜欢现在您调的声音。
当然,这是个伪命题,因为您手上没有TH900,只有其它的低阻抗耳机,我不能说所有的低阻抗耳机都是这样,但是这次TH900在您耳放上有这样的表现,真的让我非常惊讶。
然后是Grado GS2000E。它本身在中低频的位置表现得不错,可是相对地,它也丧失掉一些高频的细节和细腻度,但是那个耳机插上您的耳放后,有和TH900相同的好处出现,好像有点不符合物理原则的,难道电子元器件的魔力真的那么大吗?,不过,这是好事,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我可能会从TH900,还有HD800,还有您的耳放,跟您汇报一下大家的看法,还有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对了,还有第五道题,就是L先生他想问,这台耳放,能够量到的负回授量是多少,他听起来您的耳放的声音感觉挺像是零负回授的机器。
6月20日,星期四
WZCHEN:Janson, 谢谢您非常有用的信息,关于两段鼓声,我听不出太大的差别,感觉第一段的声音稍微沉闷一点,因此觉得第一段的鼓棒会粗一点,因最近比较忙一点,其它的问题容我抽时间再慢慢回答您,谢谢您花时间给我提供那么详细和有用的信息。
Jason:陈先生的听力真的非常好!能判断的元素事实上也不多,比如说是参详,还有戏提的声音!厉害厉害!
重量大一点的鼓棒,确实会有您所说的比较沉闷的感觉!所以他尝试用在摇滚乐上面,让人家感觉重量感,一般我们在大三八的音符的时候,我们用轻一点的鼓棒,让音乐轻盈流畅,这样的话更能够表现出活泼、节奏感出来。
另外,陈先生千万不要急着回我们的讯息,我们大家都有工作要做,人在闲暇的时候回我们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太过于在意,都是因为兴趣而认识的朋友,今天晚上,我也想要早点休息,剩下的讯息,容我后面再部署,谢谢陈先生。
6月24日星期一
WZCHEN:  Jason,您好,我现在开始做作业,回答您上次的问题
第一个是关于KSA5电源的问题,它是普通的串联型稳压电源,好处是工作电压稳定,缺点是比普通的整流滤波电路复杂一些,元器件选择不够好的话,会影响速度和声音,大部分的功率放大器都使用简单的整流滤波非稳压电路,电路性能好,速度也快,但输出电压不稳定,对放大器管子的耐压有较高的要求,KSA5线路因使用了直流伺服来保持输出端的直流电压为零,用上了运算放大器,所以工作电压不能太高,也需要比较稳定的电压,用稳压电源时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当然也可以把放大部分和直流伺服部分的供电分开,我有打算去做这一方面的尝试,还有就是采用更高级和复杂的稳压电路,如西格玛22、贝塔22等,但因电路复杂,对元器件选择的要求更高,我也打算以后去做一些试验,从我的经验讲,线路结构,不但是电源部分,也包括放大器电路,对声音有影响,但元器件的选用对声音的影响更大,可以说,任何一款合理的电路,如果选料精良,都可以发出很好听的声音,相反,非常优秀的线路,如果用料不好,声音照样会很难听。
第二个问题关于为什么会选用不同品牌的电阻,确实我自己在网上也谈到过一个问题,就是选用相同品牌的电阻、电容等元器件声音通常会更纯净一些,所以开始的时候,我全部使用日本Takman电阻,后来才在一些关键部位尝试用更高级的电阻去代替,发现用更高级的电阻确实能让声音更好听,当然,鉴定的标准全凭耳朵,任何高级仪器在这种场合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所以使用不同品牌的电阻是调音的需要,当然,如果整台耳放用Shinkoh或Charcroft这样的极品电阻,声音肯定会更好,也更纯净,但价格实在太贵了,一个Charcroft电阻的价格在100到500多人民币,受手工工艺的影响,阻值很小和很大的电阻贵很多。
事实上,我最近曾尝试过Charcroft这种世界上最昂贵的的电阻,声音实在太好了,好到没有了任何杂音,只剩下了音乐。
第三个是关于线材的问题,为什么我避免使用单晶铜线和镀银线,事实上也不完全是这样,高级线材我尝试了万隆的单晶铜、单晶银和金银合金线,发现单晶银线的声音不太符合我的听音要求,价格也很昂贵,单晶铜价格便宜,声音还不错,不过还是有轻微的音染,也有一些颗粒感,金银合金线声音最细腻,音染最小。事实上,我在普通版KSA5耳放使用的是单晶铜线,毕竟价格不到金银合金线的十分之一。当然,不管是豪华版,还是普通版KSA5,耳放有些地方我使用的是纯铜线,不过这种纯铜线是我从几十上百种线材中精选出来的,它确实要比万隆单晶铜线音染更低,声音更透明。我试验过很多镀银线,声音普遍不好,音染重,不过,也并非镀银线都不好,我使用的机内屏蔽线是范登豪的线,它就是一种镀银线,不过据厂家介绍,镀的是高级纯净银,且是镀厚银。
第四个关于音场的边界感和泛音的问题,我不知道您是和其它耳放比,还是和您的喇叭箱系统比,事实上,耳机和喇叭箱系统原理有所不同,喇叭箱系统您可以听到周围墙面的反射声,另外,左右声道也有交叉现象,即左耳朵可以听到右声道喇叭箱的声音,而右耳朵可以听到左声道喇叭箱的声音,而耳机系统则完全没有这些问题,耳机系统听不到任何墙面的反射声,而且左右耳朵完全隔离,左耳朵只能听到左声道的声音,右耳朵只能听到右声道的声音,因而声音要比喇叭箱系统纯净很多,有个出喇叭箱的知名厂家,Focal最近也出了一些耳机,如它的旗舰耳机乌托邦,我感觉是模拟了喇叭箱系统的声音,听起来闹哄哄的,声音不够纯净,个人不太喜欢。我不知道您说的音场边界和泛音是否与喇叭箱系统的墙面反射声有关,如果是的话,那么耳机系统没有边界和泛音就很正常。
第五个问题是关于耳放的负反馈,通常来讲,完全没有负反馈的放大器是没有的,所谓零负反馈只是没有大环路负反馈,局部的负反馈还是有的,不然,声音失真会大到无法忍受的地步,负反馈对降低失真有很重要的作用。理想的放大器就是尽量把放大器的开环指标做得很好,开环增益也不要太大,这样,只要施加少量的负反馈就能让放大器的失真降低很低。我做KSA5就是用这种方法,就是在选取晶体管时,尽量选用放大倍数小一点的,同时尽量做到严格配对,KSA5是有大环路负反馈的,但我们通过元器件的选用,可以让负反馈量不要太大。很多现代的所谓超低失真运算放大器是通过采用极高的开环增益,高达140分贝,然后施加很深的负反馈实现所谓的超低失真,这样的放大器,虽然静态指标很好,但瞬态互调失真等动态指标差,因而听感并不好,主要问题就是声音死板,活生感和临场感比较差。
最后回答您为什么我的耳放推TH900和Grado GS2000E时没有像您以前碰到的情况那样,在中高频的厚度不错的情况下,高频的细腻度和细节并没有失去。事实上,正像您所说,很多厂家在做一些中低档器材时,通常会用一种瑕疵掩盖另一种瑕疵,例如,声音混浊粗糙,那么就加点音染,让其有味道“好听”一些,很多所谓能推好TH900的耳放,确实针对其透明度和高频特别好的特点,用牺牲一点其透明度和高频的方法,换取中高频的厚度,说穿了就是刻意去掉一点高频,并让声音混浊一点。
我的耳放其实并没有去刻意弥补什么,不然,TH900、HD800这样的耳机好听了,那HD650这样声音本来就比较厚的耳机不就太厚声了?事实上,它推650不但不是太厚,而是恰到好处,声音的透明度也非常的好。其实我的耳放的声音厚度是通过把透明度做到极致,然后细节还原也做到了极致,细节多了,声音自然就厚润了。当然,透明度和细节做到极致后,还有很多其它好处,例如,极为清晰凝聚的结像,极为立体的舞台感,以及声音的宽松、流畅感,就是您提到的音乐的流动感,这是因为,您听到了很多您平时听不到的细微信息,它使得音乐的微动态非常的好,就是每一个音符,它都有一个起音和收尾的过程,而微动态好的器材,对这个起音和收尾的过程交代的非常清楚,微动态不好的器材就比较含糊,微动态对器材播放音乐是否具有感染力非常关键,微动态好的器材,听人声和器乐会觉得歌手和乐手非常专业,水平很高,微动态不好的器材,音乐听起来平淡和没有感染力,感觉歌手和乐手的水平很业余。
我通过对大量元器件的研究发现,普通元器件与极品元器件的主要差别就是音染,普通的元器件音染普遍较大,声音的音色往往不准确,透明度也差,声音中混有很多杂音,声音缺乏安定感,火气比较大,优秀的元器件,透明度好,杂音很少,声音听起来安静和安定,火气很小,像Charcroft电阻,听起来就一点火气也没有,因为它几乎没有了任何杂音,似乎只剩下了音乐,真的非常好听,可惜就是太贵了,事实上,我最新的豪华版耳放与以前的版本比,在播放一些录音不太好的唱片时,可听性有较大的提高,声音的安定感提高,火气降低,另外,结像、声场等都有提升。

6月25日星期二
Jason: 陈先生,您好,让你花那么多时间做作业,真的非常感谢,我把您的回答也同时做了一些整理,CC给了这一次试听的参与者,顺便也把B先生的回应也转给您,第一点,他一再表示,这次能听到您的耳放,而且,您还给他机会去欣赏您的作品的内部,让我表示非常的感谢,另外,他也表示说,在他做扩大机,还有包括耳放的设计方面,这一次在聆听您的作品之后,对他的启发很大,尤其是在零件的混用方面,他觉得得到了一些启示。关于您耳放的声音,他用了一个特别的角度去谈,我们感觉他是非常欣赏您的耳放的,他说,您的耳放如果去参加日本的一个i音响评选的话,就声音而言,不考虑机箱外形,制作者的国籍等情况下,您的耳放应该能获选,不过,他认为如果要名次靠前的话,他建议在声音的浑厚感上面再做一些提升,这样会得到更多评审的好评,就他过去参加评选的经验而言。
第二点,因为这是一部耳放,他认为,您的耳放声音的强烈感,做得非常好,但是他觉得强烈感或许还可以调整一下,能否考虑到耳机本身的特性,能否让声音听起来温和一些,不那么强烈,他觉得听您的耳放的时候,会很不自主地把注意力放在每个乐器的单独表演上,因为,每个乐器的表演都非常的好,栩栩如生,非常生动和鲜明,反而失去了一些整体的可欣赏性。我的理解,他认为在声音的强度方面,爆发力方面,不要那么强烈,稍微内敛一些,会比较符合耳机的表现。
另外,以您的能力,他认为无论是设计新的线路板,还是选用功率晶体管,还有包括其它电子元器件的选用,都受限于目前的机箱,如果这个机箱能重新设计制作的话,他相信您就不会有受限的感觉,而是更能放开自己调整的余裕度,对这一点,他非常期待,期待能再次听到您的作品,不过,他觉得很高兴,在中国能有这么好的声音,这么有特色的声音。
就我自己而言,在听了您的作品之后,我能说的一件事情,就是对我这二、三年来学习欣赏古典音乐有一个很大的启发,对于我对古典音乐的声音,有一个很好的认识。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9-7-10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陳你好,好久不見,之前本論壇WZCHEN的ID我記得一直保留著的,是無法登錄嗎?

很高興見到你和看不見聽的見的對談,謝謝
发表于 2019-7-10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荣幸参加我中山好友对此部机器的讨论,虽然我无法莅临共襄盛举,但是看到好友可以有一个这么愉快的经验,还是非常喜悦的
发表于 2019-7-10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chrisalex 发表于 2019-7-10 10:22
老陳你好,好久不見,之前本論壇WZCHEN的ID我記得一直保留著的,是無法登錄嗎?

很高興見到你和看不見聽 ...

校长好!
如校长有兴趣,请听一下老陈的这款旗舰版,比上次请你听过的那一版完成度高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zchen1 于 2019-7-15 16:06 编辑

6月25日星期二
Jason: 事实上,我自己的系统美国艺雅和B&W的组合,我是比较主攻综合性上面的音乐考量的,艺雅的机器属于比较柔和一点的,两端延伸并不是那么大,然后它的低频的摆幅也是比较少一点,所以它的表现基本上会很有特色,中频的表现非常好,低频的质量也非常符合人声和爵士乐的表现,但是在古典音乐上面,它的三频的平衡,还有包括它的延伸度,就古典音乐而言,它并不是一个绝对好的选择,但是也是做的不错的。
这一次在听您的作品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感受,就是古典音乐的端正,还有包括它的流动之美,以前我听古典音乐比较难感受流动之美,即便我在听四季这么基础的古典音乐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对我来讲,是严肃的,但是您让我感觉到古典音乐的流动感,还有包括整体自然乐器发声的乐感。
这里补上我们这次聚会试听时候的器材,我们使用的音源是日本的Esoteric K01X , 耳机部分有T1,HD800,还有我带去的TH900,线材使用德国的Samuel线,是属于比较录音器材的线。
第二部分是H先生、L先生还有我中间插话的部分。H先生第一句就说出让我们大笑的话,他说,做这部机器的人应该是住在瑞士的德国人,声音怎么会这么特别,调音非常细腻,但是整个音感感觉很像德国人,尤其是低频的处理方式。
然后他还和我们开玩笑说,你们一定要去听听最新的德国Audinate, 其实和这位陈先生耳放的声音真的挺像的,那个准确度,然后特别提到,中高频,尤其是中频的瞬态、速度,还有包括整个场面,是他听过最好的,无论是在听T1,还是HD800,他觉得真的做的非常好,这代表一件事情,您的耳放的失真控制,还有相关电子零件的配合非常的超水准。
我给他介绍说,您都准备要退休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您的准确年龄,然后他说,哇,那很不简单啊,他本身40岁出头,他说,您的耳放的声音从现代Hifi来讲。都是Qualified,对于新的数码音源,高解析的音源来讲,都是合格的,他觉得凭这一点,这个产品放非常可贵。
我要和陈先生大概说明一下,这位H先生在音频芯片设计上面是非常厉害的,不过他在模拟放大部分,他一直强调是弱项,在欧洲设计产品的时候,他们会采取彼此配合的方式。
H先生本身收集了很多老器材,他告诉我说,其实他曾经收过真正的Krell KSA5耳放,在他印象中,是属于比较厚声的,但解析度没有这么好,虽然刻画的也很深刻,但您的这一台,透明度和透明感绝对是高过Krell的,他听了您的机器,感觉很意外,就是说电源的力量,还有包括零件,力量这么大,可以改变一台机器,使得判若两人,他唯一能够判断出就是Krell那种招牌式的真实感。如果不告诉他这是拷贝KSA5线路的话,他是绝对听不出来的,而且他一直强调,他对KSA5的声音的记忆,印象是深刻的,他觉得这部耳放的声音是更高级的声音,不过,他也谈到一件事,就是说这部机器,如果在一个很好的商业设计的情况下,进入欧洲的话,他觉得应该可以得到很好的回馈,但是他认为这样的声音在亚洲的话,会比较吃亏一点,尤其是定价上面。
谈到声音的特质,还有商品的特质这一部分,我们大家有一个讨论,有一些想法,您可以参考一下,就是很多厂家会把产品搞成两个版本,一个High grade,还有一个Low Grade,您的机器现在的表现就是High grade的表现。
再谈谈L先生的看法,他在我家有听过您的耳放,他说从一开始到现在,每一次拿起耳机,他觉得很恐怖的,就是那个立体感,而且是很浮突的那种感觉,能够在耳机里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他感觉很意外,之前他也听过不少,他说,除了在一些很高端的欧洲真空管机器有这种东西外,他说没有听过类似这样的晶体机,亚洲晶体机具有类似这种表现,他觉得印象非常深刻。最重要的是A先生表示,有一件事值得一书,就是您所做的耳放,音色,还有包括整个的结构部分非常的一致,就是,三频的瞬态反应,感觉好像是一个音箱,不论是高中频,还是低音,都是用同一个材质所做的单体发出来的声音,很难得耳放里有这种声音,令他印象深刻。

Jason: 聊到这个段落的时候,我个人提出了一个看法,然后经由他们讨论,您可以听听,他们也问,Jason,你听得怎么样,我说,很棒的声音,但有个地方我不太理解,因为我带了几张台湾的,当地自己录的一些DJ音乐,我说有个地方非常疑惑,就是我觉得陈先生的耳放设计的非常好,但是在听复杂,且录制不是很好的音乐的时候,反而觉得声音不好听。他们告诉我说,陈先生的耳放的声音表现是对的,因为它去尽量还原,用失真很低的方法去尽量还原录音本来的面貌,那录音不好的东西,自然就不会好听。但我和他们讲,艺雅的机器,可以让所有的音乐都很好听,他们和我开玩笑,是啊,如果你完全不听古典的话,艺雅也不一定是好机器,它基本上是在高频的阴柔和低频方面做了一些聪明的调整,最重要的是使用了A型变压器,再利用其它的零件使得讯号干净、低失真。但是它有个调性在,他们还告诉我,艺雅的设计者,是个黑胶唱片的爱好者,所以他坚持使用A型变压器和扼流圈,他想让LP和CD之间的声音有个连接,他的扩大机,虽然可以让声音都好听,但不是全部是100分,而陈先生您的设计是属于真正的Hifi,就是利用零部件让声音绝对真实。
L先生也开了一个玩笑,说您的耳放,另外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是空气感部分,他说很想去找一副索尼的Z1R,70毫米振膜的耳机来听,看看这副号称市面上空气感最好的耳机在您的耳放推动下,表现会如何,他很期待。
我也和大家说,陈先生的耳放刚推出来的时候,校长评论说,声音很HIfi,但不是很有个性,他们就开玩笑,怎么可能?H先生突然脱口而出,你当笑话听一听,他说,我保证,这个人是特别喜欢贝多芬的人,他的声音根本就是为贝多芬而设计的,而且我觉得他应该每天都在听贝多芬的钢琴,你听它的钢琴声音就可以知道,完全就是贝多芬音乐的那种Personality,您就当笑话听一听,不过,您真的是一直听贝多芬吗?您真的是钢琴音乐爱好者吗?
最后,我来做一个总结吧,基本上,大家,不论L、B还是H先生,我觉得大家有共识,就是您的机器基本上该表现的部分都很好,剩下部分是因个人特色、个人喜好问题,其实这部分要尊重设计者本身的喜好和个性。
但是如果从一个最Hiend的角度去看的话,他们提到说,现在其实不管是音箱系统的扩大机,还是耳放,都有一个趋势,就是大家越做越中性,越来越细腻,细节越来越好,所以,有一种情况就是电子管,既真空管的音色,包括推力越来越像晶体机,而晶体机的部分,在音色部分越来越像真空管机,那在这一部分,您的耳放的声音仍偏向于极致的晶体管机。
我问过他们,最高端真空管机的声音跟极致晶体管机声音的融合点到底是什么,他们说的形容词很多,总体来讲就是那种柔软感的把握,我能体会的就是柔软感吧。
还有在音色方面的表现是比较局限的,但是相对的,声音的厚度会更好发挥一点,无论是高频、中频和低频部分,但是相对来讲,声音会听起来慢一点,L先生表示,就他而言,对这台耳放非常满意,但如果能让音乐听起来更慢一点,不是指速度感,则就完美了,我和他开玩笑说,干吗让它慢一点,他说,好的音响,会让你听起来感觉音乐的速度比你以前认知的,再慢一点,即使是你在听马勒的时候,你也会感觉那个声音是流动的,这一点比较玄。
在我们讨论的尾端,H先生为您的产品作了一个定位,他本身是一个全频喇叭的爱好者,是美国剧院之声604G的爱好者,他说这台耳放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全频喇叭,然后把高低频不足的部分上下延伸,都给补足了,就是一个现代版非常完美的全频喇叭。
我感觉他这句话,这个定位讲得非常好,因为我在听你的耳放的时候,在爵士部分,我非常认同那种活生感,现场的活生感,当然和全频喇叭比,我们在耳机里听到的形体会稍微小一点,那个饱满感也没有那么大,就个那个活生感确实有全频喇叭的感受,耳机也算是一个全频吧。
其实耳机对我来讲,就是晚上的时候,我不想吵醒太太,我拿来听音色和它的细节,这是我对耳机的期待,但是,透过这一次拥有您的耳放,加入HD800S的加入,我个人对于现在新的耳机的发展挺震撼的,因为,真的,离音箱的很多特色推进了一大步,这些都是通过您的耳放才有办法去得到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chrisalex 发表于 2019-7-10 10:22
老陳你好,好久不見,之前本論壇WZCHEN的ID我記得一直保留著的,是無法登錄嗎?

很高興見到你和看不見聽 ...

谢谢校长慷慨解囊,让我一下子富有多了,原先的ID不知怎么无法登录,所以前几年就重新注册了这个。
发表于 2019-7-17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L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立体声 ( 辽ICP备11019170号-1

GMT+8, 2019-8-18 21:36 , Processed in 0.10653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