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370|回复: 32

[其他] 永世的约定——一句亘古不变的诺言(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4 22:41 编辑

永遠の誓い——古くから変わらぬ約束

当四目相接的那一刻,一切的虚妄与猜忌、不甘与落寞都被随之而来的信任与幸福所填满。

——题记


6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回复了朋友在紫檀某个帖子的回帖;6年后的今天,随着我们相继离开了紫檀,这段由紫檀所谱写的友谊之曲并未因离开他的源头而烟消云散,反而使我们都成为了彼此生命中的印记。

朋友和我说过多次,既然有闲暇就应该多出国门走走,而我却知道希望孤僻的他,带我一起去日本游玩只能是一段枉然。因此在夏日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依旧是背对着夕阳,透过杯中袅袅攀升的雾气,隔着落地窗的折射,思念着朋友所在的地方。

时至,正是日本孟兰盆节之际,大大小小的庙会、祭典层出不穷。我相信朋友正穿越在人头攒动的祭典之中,或在路边摊上端着着鲷鱼烧炒面予以裹腹;或拿着从各个游戏摊头收获的战利品,咬着苹果糖,带着祭典面具,欣赏着过往那腕挂手袋、身着浴衣、脚蹬木屐的莺莺燕燕;或随着人群跟随在祭典女王那座敲着大鼓的八人大轿后翩翩起舞;或在山上僻静之处,随皓月当空,享受着那祭典之后的烟花,此起彼伏的花火如凌月那般光彩照人,又似与漫天星河争芳夺艳。

独立于那片山巅,有美艳而又妩媚的花火为伴;有安睡而又宁静的树木为邻;有带有晚夏丝丝暖意而又习习的凉风为伍;有风儿刮过碧草而闹醒的阵阵虫鸣为衬;有指尖那尚未品完的苹果糖为醴;有腕上那一尾在摊上撩到的金鱼为友。如此自由而又随心的旅途,怎能不令他心生向往?


38524129_p0.jpg
镇楼图选自动画《少女与战车》Pixiv ID:3852412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识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1:20 编辑

铁三角公司在50周年纪念日曾经推出过他的旗舰耳机和耳放。耳放的型号为HA-5000ANV,因为纪念铁三角公司成立50周年。那么他的耳机型号为W3000ANV,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是为了纪念铁三角曾经最出类拔萃的耳机L3000,才如此编号。可以说L3000与W3000ANV即为母女,又同为师徒。

数月之前,我的一位朋友和我说,他准备耳机退烧,开始烧箱子,因此打算出掉自己所有的耳机,问我是否有兴趣接盘。他拥有许多型号的铁三角耳机,绝大部分都令我垂涎不已。最后考虑到自己的经济能力以及对越前漆的信仰,问他是否肯转让他的W2002这副耳机,得到了他满意的答复并听到称心如意的价格。当我得知他决定把西装套装一齐出掉,而我因为自身的原因无法收购西装时,只能无奈割弃。心灰意懒之间,想到那副我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的那副耳机并询问了价格,当我看到他报给我的数字时,惊讶地令我乍舌。

我一再提醒他,这副耳机现在的价格,甚至戏谑地说道,我去借钱把这副耳机买下,然后转手可以大赚一笔。他却如此回答,如果这一切能对得起你的信仰和良知,他不介意我这么做。

在一番象征性地讨价还价后,我最终决定购入这副我曾经因为没有勇气去思索,亦没有勇气去试听的这副耳机。在之后的聊天中我得知他肯如此低价转让与我的原因。首先他出二手物品,不管现在价格如何,他绝对不会把价格订到比他入时还要高;其次所有他所曾经入过的零零总总,在他的眼中并不是一件单纯的商品,而是一片存藏着名为回忆的心血。这并不是一件以物换钱的筹码,每一次转让便是一次传承,传承着爱、传承着思念、传承着记忆。没有人不缺金钱,但如果能够让传承延续而牺牲金钱,或许这才是最为美好的事情了吧。

与此,我曾记起在2012年,在认识我那位朋友2年之际,自以为已经和他熟识,偶一次听到他说准备出r10sets,寻得他准备5-7w的价钱出r10sets。我问他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范围,他告诉我,因为他出的机器想出于有缘人。何为有缘人?对Sony有爱,有信仰,有认识,有感情。

今日的我,大概能在他人心目中被认同为对ATH这个公司有爱、有信仰、有认识、有感情的有缘人了罢。

一个月前的今天,我为我的W3000ANV女儿迎来了她阔别4年的母亲——ATH-L3000。这也是这对母女间最初与最终的相识。

xlarge_ggEO_1092000496e41e8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认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1:07 编辑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当女儿身处襁褓,却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未曾知晓母亲的女儿;

而是当女儿呢喃着“妈妈”,却不知其真正意义;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那声无妄的“妈妈”;

而是当女儿知道了母亲,却不知道母亲身处何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母女天各一方;

而是当女儿知道母亲的下落,却不知如何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接回母亲那寥寥千里;

而是当母亲站在女儿面前,却不知如何唤出那声“妈妈”;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却是血脉相承的倔强;

纵然万劫不复、相思入骨,却依旧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从出生那一刻起,女儿便刻上了那一块烙印,既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又是母亲此生最大的对手。


我也在拿到L3000的前一天就已经开启了我的oppo bdp-105以及ha5000anv,静候着今日的母女对决。

当我开启L3000那宝蓝色的硬盒时,一副完美的耳机出现在我的眼帘。一尘不染的皮罩,柔韧却有弹性的耳机线,光洁如新的插头,这一切无一不在向我诉说着这幅耳机前主人多么妥善的保护。然而声音,特别是和女儿所对比的声音,这才是母亲那最为尊贵的价值。

同时在HA5000ANV上插入了母女俩,在蓝光机中放入了那首我期待已久的《魔法少女小圆音乐合辑》Disc2 第20首 Numquam vincar(live ver.)

我记得自己曾对铁家的高端旗舰是这般地理解,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的耳机最好配套自家所提供的相应耳房,这样所播放出的声音才是最完美的。HA2002赋予了W2002平静、柔和;HA5000赋予了W5000温暖、厚重;HA5000ANV赋予了W3000ANV通透、灵动。而一旦在其他的耳放上,很难获得铁家所想要在这副耳机上所诠释的声音。然而我今天听到的这副耳机似乎打破了这个传统,HA5000ANV所推动的L3000,比W3000更完美。虽然没能听上DHA-3000下的L3000是一个不小的遗憾,但能够找到为W3000专门打造的耳放来推L3000,也算是一份安慰吧。

一脉相承的母女,总有些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低音。我记得在我听到w3000之前,我一直以为铁家的耳机是没有低音这回事儿的,而w3000却告诉我,即使是Ath公司也能制造出一副有低音的旗舰级耳机,同样澎湃的低音,我在L3000身上也感受到。如果仅说是低音上的提升的话,母亲比女儿在低频的量感上更多了一筹。同样的下潜,同样的速度,那多出一份的低频所带给我的更多的是力量的震撼。并非是欧美那种壮汉,亦不是日本的那些力士,却宛如一位舞蹈演员,保持着不输于少女那曼妙的身材,更拥有紧绷的双腿,仿佛每一次踮脚,每一次弓足,都会随时爆发出跳跃的力量,而却通过这一力量来彰显舞蹈之美;来诠释艺术之雅;来诉说女性之柔。

之后,放入了《地獄少女二籠 disc2》第22首少女のうた(少女之歌)。L3000之下,每一声吟唱,每一缕拨弦,每一丝跃动都是如此地清晰与震颤,相比而言W3000由于能量感的缺少,并没有L3000那般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

这便是母女间的初次比试,也是母女从互为陌路渐渐变得熟络起来。

xlarge_h2G7_8ace0001ce6b1e8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争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4 22:55 编辑

经过一周多的试听和对比,我以为我对母女的脾性已经知晓一二了。母亲不愧为ATH公司昨天、今天甚至于明天的顶梁柱,与她的名门出生——高贵的纯银耳机线、精致的蚕丝外包、雍容的CONNOLLY顶级皮革、华丽的8N-OFC线轴绕线音圈;与她的自身气质——ATH公司在研发w2002后大受好评、更加精进地去钻研、去拓宽自己在顶级耳机领域地位这一精神;与她的挑剔眼光——三频都充满能量,推响容易、推好很难,一个不当,耳中的那本该轻盈流淌的涓涓细流将会被滔天波澜所替代。正因如此,我觉得或许这也是唯一一副ATH能够触摸到R10的顶级存在。

正因如此,我受到一个朋友的邀请,前往他家去试听的他的系统,而今次母女的对手便是Fostex Th-900。不同于ATH公司在自己限量旗舰上所使用的越前漆,Th-900上使用了波尔多漆,在灯光下也能散射出多个层次,似是朦胧,而又嶙峋。

朋友用Esoteric的k03x为音源来接驳p700u作为耳机放大器,而他自用的耳机则是Th-900。首先放入的依然是那首 Numquam vincar(live ver.)。

L3000: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了鼓声的低频以及周围其他电子乐器的高频,虽然比在自己系统上听时,低频更有力,高频也似乎更为通透一些,但在曲中充斥细节的同时,又塞满了焦躁与不安。就如同远足前那一晚,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的亢奋;就如同在产房外守候的父亲,来回踱步的牵挂;就如同执子之手的那一刻,从指缝溜走的随性与自由。常言道,有得必有失,如果说我得到的是那平日里无法触摸到的细节,所换来的代价却是聆听音乐的快乐,那么我宁可聆听音乐,而不是辨别声音。

W3000:细节虽然不如L3000那般丰富,但更多的是宁静的背景,以及空灵的声线。虽然不如L3000那般富有韵味,但更多的则是安心,在如此驱动下,能够让我安心听完音乐的耳机。

Th900:圆润而又宽阔的声场,宁静而又黑暗的背景,清晰而又准确的结像。和W3000一样的耐听,就如同我之前在L3000下所听到的那些焦躁如同无稽之谈一样。当我同时换来另一插孔的L3000,那些不安定又回来了。

之后放入那张书上奈朋子的《Psalm》第二首《ある晴れた日に》(在这晴朗的一天)。这首由蝴蝶夫人第二幕——在这晴朗的一天——乔乔桑的咏叹调改编。

可能因为人声是铁家的拿手绝活。L3000已经没有之前那般的焦躁,表现出了些许哀愁;空灵而又略带点人声包围感的W3000表现出了淡泊;通透而单薄的Th900表现出了寂寞。

在此系统下,如果把三幅耳机比喻成花的话,L3000就如同三生石边的曼珠沙华,让人心醉的绝美,却又时刻提醒着你这是一条永远无法回头的道路;W3000则好似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浊清涟而不妖;Th900却就像宁静淡泊,不以美艳示人,却以清香存世的百合。

母亲的妖娆并没有让他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而是女儿的清纯无时不刻地打动着他……


II]%}ADI6@7Z@0(SLLTX2JV.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熟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9 14:07 编辑

带着母女俩,前往一位大佬家。这位大佬曾经借给我过dp-55,就是从这台CDP开始,我就迷上了金嗓子那雍容华贵的声音,虽然现在的能力购入一台合并机已不是奢望,但或许是贪婪的人性吧,听过更好的,就想追求更好的。因此,我的cd机购入之路还有不少要走。

今次去大佬家除了想要听到他购入的银彩hill mk2电源线,更似乎是求得一份安慰,一颗被k03x+p700u所伤的心;一位被k03x+p700u所伤的母亲;一份被k03x+p700u所伤的信念。

他的音源是Tech的VRDS-50cdp做转盘,EMM Lsbs Meitner MA1做解码器,老陈diy的耳放,金嗓子的e560合并前后级,以及Golden Note A3书架箱。

如果说上一次家访,最让我失望的便是L3000播放电声乐的话,那么这次则成也萧何了。如今,那份不安与躁动一扫而空,心中的阴霾也被喜悦所填补。一点又一点电声回归了平静,好像雨后在树梢上汲水的蝴蝶;又似第一缕朝阳扫过的草原;更如伴随着月亮袅袅上升的炊烟,一片静匿与安详。偶尔出现的那一片鼓声,如同清泉中投入石子般清脆;好似黑夜中点缀的繁星般活泼;更像冲锋陷阵的骑兵那般奔腾,一切都那样地妙不可言。

接着放入Kokia《The Voice》第三首《Ave Maria》。同一首歌,又因为母女的异同,演绎出两个不同却又好听的版本。

W3000因为自身声音较薄,声场也稍稍较L3000大,让我把这首歌当作其本意吟唱来听,L3000则因为较厚的声底,虽然不如W3000那般空灵,但却似乎比W3000更加通透一些,这些许的通透外加中频人声的韵味,浑厚、敞亮。如果说,W3000让我感受到天使对主的祈祷,那么L3000则是让我在聆听一场歌剧;如果说,W3000的声音仿佛从远处飘来,慢慢渗进了我的耳道,那么L3000让我感觉歌声直往我耳中灌入,虽然澎湃,但并不汹涌;如果说,W3000如冰块那般严寒,那么L3000就如火焰那般炙热。

之后,播放了一些钢琴与小提琴曲,如果说之前母女只是脾性的略有不同,那么这次,L3000则稳胜于W3000。钢琴的颤音也好,提琴的拉弦也罢,母无不出女之右。古有青出于蓝,当胜于蓝;如今蓝于之青更为炫目。

就在这样一次又一次比试、切磋中,我对两幅耳机的脾性又更为了解。

xlarge_HaD5_b88700004dc91e8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知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1:08 编辑

暑假伊始,我和一位远在西安的朋友说到我收到了一台L3000,问他有没有兴趣来我家试听下,当然条件就是希望他的Weiss Dac2也能够一并带来,作为一部“参考”音源。而在他来我家的那天,不仅把Dac2带来了,更答应把此机放在我家,让我试听两周,这是如此地始料未及,却又这般地令人感激。

那么,这次的音源便是Weiss Dac2+Oppo bdp-105,耳放则是Ath-HA5000ANV,耳机便是母女俩。经过了两周的细听,有了些许领悟,有了些许收获,有了些许展望。

音源确实非常重要,即使是HA5000ANV这种被朋友诟病为声音连售价的零头都抵不上的耳放,在Dac2上确实有些许提升。最明显的大概就是声音的细腻,以及细节的提升了吧。

我曾说过,T2下的009和Omega是两幅风格有些许差异的耳机,最大的表现在与播放《風の街へ》这首歌上。前者沉静、哀思;后者欢愉、甘甜。今次我再次放入这首歌,让母女两再次角逐。

相比于母亲的浑厚和温润,女儿轻盈和单薄的身躯,理应能够更恰如其分地演绎出这首歌的真谛。虽然母亲未能触碰Omega,但女儿之于009更是无法企及,所以在此时此刻,母亲中所展现出的,是那个不同的世界,不同于009或者Omega所演绎的那个纯粹的或只有分离的悲伤或愉悦地再会,而是在痛彻心扉的分离后的喜极而泣的重逢。

下一曲,依旧是人声,Kokia的《The Voice》第三首《Ave Maria》。

之前在大佬家用转盘+解码器聆听,现在仅用电脑和解码器聆听,声音有差距,但也有收获——可能最配铁家的耳机的放还是自己家的东西吧,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最了解自己。同样,渐渐地,母女也在我脑海中刻下一条条无可磨灭的印记。


xlarge_w3zK_76f40001cd921e8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爱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2:01 编辑

在每一条幼嫩的血管被注入并非自己的血液时候,他的主人所获的不仅是一份崭新的生命;还是一份无限的未来;更是一份无私的爱情。如果说,世界只剩下一块饼,挚友会把半块饼留给你,因为想和你一起活下去;爱人会把咬了一口的饼给你,因为他让你觉得他能陪你一起活下去;母亲会把整块饼都给你,只是因为妈妈不饿……血脉相连的爱是世界上最无私、最高尚、最伟大的。

为了让母亲,让女儿能够最好地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我寻觅到一台坐落于上海某家耳机店中的RSA-B52来试听、来发掘、来奏鸣母女之间的歌。

前端是以一台马兰士CDP做转盘,连接PS audio NuWave DAC作为解码器来作为音源。虽然老板也承认或许这样的音源只能遮挡在B52那耀眼的光辉之下,但母女俩的到来也算是配得上B52,因此这套音源也被唤醒,而不再仅仅是作为B52的陪衬。

首先放入的是邓丽君的《Great Hits Vol.3》第八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我觉得用这首来让母女对比中频是最公平也是最让人信服的。父辈的向往;父辈的女神;父辈的靡靡之音,在母女的演绎下会如何呢?在B52热机之中,我十分期待着。

半小时后,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了W3000。听完,又换上了L3000。听完,吸了口气,又再次重复播放着。虽然音源并不能般配B52和L3000,但我还是从B52中听出了父辈为何一如既往地追崇着邓丽君,即使她已经离开了我们几十年;即使她的歌已成为绝唱;即使已然涌现出如此多的歌手,因为她的歌是如此地平静和真挚。在现今浮夸的社会中,听着她的歌会有种特别的平静,宛如驶入港湾的游船;久逢甘露的作物;祷告忏悔的信徒。她的歌声事如此地真挚,发自肺腑又不把自己歌曲的感情强加于歌上,不会让悲伤的歌更悲、忧郁的歌更忧郁、绝望的歌更绝望,一切都是如此地不乏安心的真挚。有人曾说过,给别人的情绪染色,是赢得喜爱的快捷方式,在情绪的深渊边推人一把,准保让人一辈子记得你,但她下不了手。还有人说过,8,90年代的中国是邓氏世家,白天,邓小平掌管着十亿人的思想;夜晚,邓丽君引领着十亿人的灵魂。B52下的W3000让邓丽君少了份妖娆,多了份空灵;少了份稳重,多了份浮华;少了份平凡,多了份贵气。女儿所缺失的,母亲所拥有,女儿所拥有的,母亲更能发挥地淋漓尽致。L3000下,我听到了邓丽君的那份异于世俗的平静、那份如母亲温暖的包容、那份看似精致却一如既往地平凡。

我想,平静大致应归根于L3000的那份稳重和雍荣吧。同样,我在B52下播放了《魔法少女小圆音乐合辑》Disc2 第20首 Numquam vincar(live ver.)。

那份我以往听到的躁动,却无影无踪,换来的是平静与清澈。有力的低频、温暖的中频、通透的高频,这些都是女儿所不及的。看来或许真的有耳机是适合胆机不适合石机,这次听到的这份感动,再次一扫我一个月前那次的阴霾,在朋友的k03x+p700u下的躁动与不安荡然无存,充满厚度与力度的母亲,远非女儿所能比拟。

由于当日有事,虽然只能在短暂的一小时内听完整整两曲,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但这次美好的体验,或许会成为我之后的路标吧。

xlarge_alte_76ba0001cdba1e83.jpg xlarge_Sxxw_1b1d0001cbe91e7f.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伴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1:10 编辑

今天受校长邀请,前去参加校长的欢送会,我也同时带了母女(L3000,W3000)和那个他(HA5000ANV)一并前往。

本来想要能够好好对比一下在老叶三分体耳放与HA5000ANV耳放下的母女的异同,倒因为今天有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虽然没能够听上老叶的三分体耳放,但不仅能够和朋友聊得欢掣,更听到了上次没能好好聆听的小奥,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吧。

因为8PS放在激光鼠那桌,而鼠大的电脑中仅有唯一一张我所熟识的专辑《空の境界 音乐集》,因此我挑选了自己最为喜欢的《Snow is Falling》来进行聆听。

淅淅沥沥的电声拉开了吟唱的序幕,随着人声的慢慢前进,歌也渐渐地从小奥中渗出,渐渐地、不紧不缓地流进了我的耳道。这是一副换过线的小奥,相比于我之前听过的那副中频富有感染力的小奥,这幅小奥不仅让我感受到温暖的中频,更让我体会到之前只有在一系列Stax静电耳机中才能体会到的空灵的高频。静电的高频不同于动圈的高频,那是一种充满生命的高频,宛如置身森林之中,在初升的朝阳下,林中的鸟儿吱吱喳喳,无不欢快地迎接着新一天的到来;那是一种细腻入微的高频,如同走在一方绸缎之上,滑行无阻,却又温软护足;那是一种空灵静匿的高频,深夜的山中,没有城市的喧嚣,只有那静匿的夜晚,以及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这副不再被中频束缚的小奥,正演绎着一副静电耳机的真正内涵——细腻、空灵、温润。小奥的主人对我说,小奥是他最喜欢的一副耳机,因为他可以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一种怡然自得的与世无争,不像大奥那般处处想要表现出自己华丽般地不可方物。同样这支小奥又唤起了我将近一年前的回忆、思念与追求。

之后,可能因为8PS放热过于强大,让聆听超级鼠放的朋友担心鼠放会出问题,于是关上了8PS。在朋友临走前,我提出了想要再次聆听和回味他的小奥,却因为8PS刚刚开启无法达到状态,让我只能带有些许遗憾,送走了朋友。

在最后仅有的一点收拾时间,我借到了老叶的0号电源线,在校长仅给我180秒的时间下,我只得听了半首 Numquam vincar(live ver.),就是这半首曲,让我相信,即使是我的这个ATH的耳放所推动的母女也能演绎出不输于高级耳放的演绎。可能缺少了一份全面,缺失了一份细节,缺欠了一份昂贵,但得到了一句我心永恒的承诺。

large_zKSB_1bb70001cbf11e7f.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依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1:14 编辑

当最后一丝余晖被黑暗所笼罩,杯中热水早已完全凉透,空中何时挂着一轮明月,我亦后知后觉。在繁星点缀的那一片墨夜之下,朋友也在享受着自己的旅程。抚摸着身边的母女,光滑的皮面上,留下了指痕;光洁的镜面下,留下了指印。之后的路,会由她们相伴,可能很久,可能一生……

翌日,我带着母女再次前往安润。两年前,我第一次欣赏到动圈王者的身影;触摸到动圈王者的身姿;聆听到动圈王者的声音,我觉得那是一个我所无法触及的世界。而今天,在母女俩的陪伴下,我依稀感觉到指尖似乎触碰到了,那个我所无法触及的世界。

倘若今世无缘,唯有来世再聚,那方诺言,便是我们永世的约定——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DAS ENDE

最后,谨以此文祝校长在美帝国万事顺意。


当年的R10+W3000

当年的R10+W3000

现在的L3000+W3000

现在的L3000+W3000

P.S.故地重游,物是人非……那天去安润带了2张我2年前印象非常深刻的CD,想不到安润不仅没有了RKVIII(就是之前那个放)更没有了他那台服役近10年的SACDP,心灰意懒之后,只得拍几张当年差不多位置的图以了心头之怨吧……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本帖最后由 ev2638914 于 2016-9-5 21:32 编辑

我觉得相对于我和盘托出,相信大家更希望能看到我逐步完成的过程吧。
这种感觉好比十月怀胎,分娩的生命与完成的文章一样。他们并不是一个结尾而是孕育着另一段开始与希望。
希望大家会喜欢。
按照习惯,写码字,最后上图~
我猜,应该没有人会看,那么就想到哪里先写到哪里吧。
当我确定买下l3000到拿到手,一共经历2周。这两周的等待让我宛如经历了2个世纪般漫长。那种焦急的心情,确实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看着快递100,怎么地方一直不挪窝。
感觉大家都似乎非常有默契,有不少人来驻足观看,缺一个留言都没有。
文都填完了,明天上图。原本写的时候很有条理,但写着写着,就突然被自己感怀了……

最后感谢,卡爹,小e,高木新吾,牛牛,校长,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援,我应该完成不了此文。
以下是网易云的歌单,这次所有7首歌都出现在这个歌单内,大家可以听听。
http://music.163.com/#/playlist/ ... 49?userid=113785349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立体声 ( 辽ICP备11019170号-1

GMT+8, 2019-7-19 00:06 , Processed in 0.17564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